上海世双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

世双国际空运新闻网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新闻

暗访网红店排队:每20分钟一次 网友:都是套路

2018-05-22 世双国际空运

网红餐饮店”近年来一再刷屏网络,最为“吸睛”的就是门前浩浩荡荡的排队大军。

长江日报记者走访市内多个商圈,发现了不少“网红店”排队场面火爆得“令人窒息”。

在汉口江汉路,一家挂着“鲍师傅”招牌的糕点店,门前数十米的“长龙”几乎从不停歇。

排队者是真“粉丝”,还是商家安排的“托”?

带着这一疑问,长江日报记者深入QQ群、论坛、微信群,确有“工头”在网上发布充场任务,组织大批兼职者现场排队当“托”。

排队12小时日薪不过百元;钞票夹扑克牌当暗号;人数不够演技来凑……5月18日、19日,长江日报记者“卧底”多个充场群,在多个“网红店”门前体验当“托”的经历,揭秘“充场”现象背后的隐秘江湖。

“工头”安排记者到江汉路“文和友大香肠”充场

互换服装制造假象暗号“不要辣,打包”

“网红店”浩浩荡荡的排队长龙里是否真的有“托”?在业内,排队兼职称之为“充场”。记者以“充场”为关键词搜索QQ群,出现大量群组,其中不乏千人以上的大群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工头在“充场”群内发布任务信息的聊天截图


“充场”兼职五花八门,除了餐饮“网红店”充场,还有手机卡、信用卡办理充场;大型公司、商场活动现场充场,以及综艺节目、演讲观众充场等。群聊中,充场组织者被称为“工头”。

17日,一个充场群中,一许姓工头发布一条“江汉路排队买甜品”充场任务:江汉路步行街“文和友大香肠”捧场,从16时至晚上22时共6小时,薪资为55元,要求每20分钟一次,每次大概要排队5~8分钟,其他时间可以自由逛街。

记者报名成功后,18日15时,记者按要求来到江汉路地铁E出口集合,10名“同事”均已按时到场。

许工头还吩咐了几个要点,一是对接暗号为“不要辣,打包”,购买时报此暗号,营业员就知道是“自己人”;二是戏要做足,不允许东张西望、交头接耳,要求自然大方,装成普通客人。

17时,记者准时开工。一行人轮回排一次,不过20分钟。或许是考虑“自己人”的重复率有点高,显得太假,工头又提出新要求——包包、衣服等要互相换,营造不同人在排队的假象,点单时尽量拖延时间。

每次购买后,充场者都前往街对面300米左右的集合点,凭小票退款,香肠则会被店长统一拿回店里继续售卖,为了“安全”,该店店长专门使用黑色塑料袋将这些香肠打包。

当天19时许下起大雨,店家和工头商量,终止了活动。许工头以活动时间没有达到5个小时为由,每人只支付了30元酬金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工头在“充场”群内发布任务信息的聊天截图

另一“网红”糕点店天天排长龙

记者调查发现:多人重复排队

当天下午,记者在完成上述香肠店“充场任务”的间隙闲逛时,意外见到了另一个“充场”现场——在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附近,一家挂着“鲍师傅”招牌的糕点店门口,观察到颇为“壮观”的排队景象,该店外,始终保持着近40人的长队,据周边商户介绍,该店开业以来,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排队。

观察中,记者发现,一个身穿白衬衫的中年男子,多次出现在队列中。他购买商品后,记者一路跟随,只见他绕了几个弯,从D出口旁一处电梯上了5楼。记者在该电梯口处观察,发现不时有人手提糕点包装袋进入电梯,并上5楼。

难道,这家“鲍师傅”也找了“托”排队?带着这一疑问,记者再次回到该店门口,细细观察,发现刚刚进电梯的几人下楼后,径直来到长队后继续排队。

此时,记者跟随的那名白衬衣男子,正和一位戴着帽子、手拿笔记本的男子聊天。记者凑近听了一下,得知戴帽男子正是该店组织“充场”活动的工头。记者以想找兼职为由,向这名徐姓工头咨询情况。

徐工头介绍,他和合作伙伴将该店充场活动“承包”了下来,每天需要30人,从9时开始排到21时,薪资为90元一天。徐工头负责招人,“你想参加,我可以安排”。他称,报名火爆,现在不能确定有没有位置,到时电话通知。

18日20时许,记者收到徐工头确认电话。他反复强调“不能放鸽子”,并将记者拉到20多人的微信群,通知19日9时,在江汉路地铁站J出口集合。

“网红”糕点店用扑克牌当“信物”

记者暗访12小时,重复排队10次

19日8时许,记者提前来到约定地点。徐工头向记者讲解要点——到这家挂着“鲍师傅”招牌的糕点店门口,早9时30分开始排到21时30分。上午人流量不大,所以需要反复排队购买。“信物”为扑克牌,排到窗口前,直接将夹有扑克牌的100元现金交给收银员,即可提货;下午人流量大,不需要购买,仍需排队,保证队伍始终有三四十人左右。

徐工头还强调了纪律问题——不能交头接耳,不能偷懒,一旦发现,扣掉全部工资。

9时30分,该店门前只有寥寥几人,工头迅速招呼大家开始排队。工头将半张扑克牌交给记者,记者则自己拿出一张百元钞票,对折在一起,将半张扑克牌夹在中间。随后,赶紧跟着大部队开始排队,记者排在30人的队末位置,排了约20分钟,来到窗口前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用作暗号的百元大钞夹着扑克牌,记者偷拍截图

按照工头此前的布置,记者将夹有扑克的100元现金伸进窗口,工作人员熟练地将钞票与扑克牌一同捏住,什么也没问,直接拿出纸质包袋,装了3盒子糕点交给记者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记者卧底时,使用夹着扑克牌的百元大钞购买糕点,记者偷拍截图

工头在一旁等待,看到记者出来,示意记者跟着他走。进了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旁边一处电梯上5楼,进了一间办公室。记者看到,一个中年男子在小本子上统计下每人的排队次数,再将手中的糕点换成100元和扑克牌。同时,他用对讲机呼叫店里的工作人员,上楼将糕点搬回店内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工头带着记者到5楼,有专人记录充场次数,记者偷拍截图

世双国际空运

“网红店”工作人员在5楼回收糕点,记者偷拍截图

之后的排队中,记者多次看到,一箱箱的糕点从店外送入店内。

购买、兑换、再排队,在当天体验“充场”的12个小时内,这样的排队流程,记者反反复复操作了10次。

世双国际空运

“网红店”工作人员将回收的糕点搬回店内,记者偷拍截图

记者对话排队“充场”组织者

演的是顾客,不能让人一眼看出你是“托”

有商家每天花近万元安排人充场;充场者如同演员需要演技突出……连日暗访中,记者结识多位组织充场的工头,对话中,这些工头们纷纷道出了充场活动背后的隐秘江湖。

【对话一】

18日,“文和友大香肠”充场现场对接的许工头,在光谷一家人力中介上班,他称这笔单子亏了,“如果不是朋友委托,根本不会接”。

记者:为什么觉得亏了呢?

许工头:这单子太小了,才10个人,每人抽成10元,也就100元。而我大老远从光谷赶来,在这耗了一下午,肯定亏了呀!

记者:什么样的单子才是大单子?

许工头:像房地产看房、大型公司活动、商场活动、演讲充场等要的人很多,一次几百人的也有,抽成也高。我一般做的单子最少也得50人。有些奶茶店和糕点店,每天会请人充场,特别是节假日,最少也要30个人起步,一天光花在充场的成本就有近万元。

【对话二】

19日,在招牌显示为“鲍师傅”的糕点店门前,一名专门负责“拉单子”的陈姓工头认为,最主要的就是要有“职业道德”,他更希望招学生参与。

记者:干这行多久了?

陈工头:有几年了,自己也充过场,慢慢有了资源,就决定自己做。我和这个店的老板合作3年了。

记者:充场有没有窍门?

陈工头:最重要是要有“职业道德”,老板花钱买你时间,你拿时间混老板钱,在队列里聊天,被我发现,要扣工资。要诚信,不能接了我的工作,第二天却不来了。

记者:我做了一天,感觉也不容易啊!

陈工头:那当然,“充场”就跟演员是一样的,你演的就是顾客。不能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“托”。一定要机灵,排队人少的时候,就多排几次。点单时不要直接就把钱一交完事,应该和普通客人一样,看下商品单,和服务员咨询产品情况。排队人多时,看到自己后面好几位不是“自己人”,都是真的顾客,就想个办法撤离,比如假装接电话等,一定要自然。

社会学家、餐饮协会、律师等各方专家说法

商家不应用噱头和虚假宣传来取胜

“充场”成为“网红”店的营销方式,但这种方式是否可取呢?

华中师大社会学专家梅志罡分析称,消费者在购买商品时,往往口碑能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。而雇人排队,极大影响了路过的潜在消费者的决策,甚至吸引了一些非目标消费者,让这些消费者因为好奇而购买。商家应该把重点放在产品和服务质量上,而不是用噱头和虚假宣传的方式来取胜。

武汉餐饮业协会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,消费者的从众心理很多时候是有效的营销,大家会以为排队长的店一定就是不错的店。然而,过了一段时间后,还是需要靠产品和服务说话。


标签:   网红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