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世双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

世双国际空运新闻网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新闻

莫让“中良危机”成违规收费“盛宴”

2018-07-30 世双国际空运

  洋浦中良海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良海运)被传经营困难一事,已经从一家内贸集运企业因现金流引发的业务纠纷,演变成一场各方违规收费的“盛宴”,货主、货代因此遭到极大损失《中国航务周刊》呼吁相关各方理性面对这一事件,本着积极协商解决问题的态度,维护运输市场的正常秩序,通过合法手段,保障各方权益。

  多方控箱 货方焦虑

  6月21日,多位来自泉州、广州、佛山、晋江等地的货代和货主致电《中国航务周刊》,称目前除了港口码头有控箱收费行为外,车队、船东也加入了控箱收费行列,货主、货代遭遇提货难题。

  据厦门某货代公司的杨女士介绍,其所在的公司有十余个标箱的货物均已卸在了广州黄埔东江仓码头,但码头方面要求其交一笔费用才能提箱,其中,箱体押金收取的标准为20000元/标箱,30000元/40尺箱。还箱时,押金只退还一半。

  杨女士表示:“不退的费用就等于是赎货费了。另外,码头要求我们填写一份承诺书。”

  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在这份承诺书上看到如下表述,“鉴于中良公司仍有拖欠贵司作业费用,我司同意向贵司支付人民币______ 万元的保证金,且同意在贵司确认收到中良公司支付所有应付欠款后,贵司才予以退还我司支付的保证金;如果在我司提货后七日内,中良公司仍不能付清所欠贵司款项,上述保证金将用于抵扣中良公司所欠贵司款项。”
  

世双国际空运

相关控箱主体在收取费用后提供的凭证

  这意味着,中良海运与码头间的费用纠纷,被转嫁到了货主和货代的身上。

  泉州某货代公司也遭遇了和杨女士同样的问题。该公司内部人士透露,他在提出两个柜的货物后,得到了由“晋江太平洋港口发展有限公司”开具的收款收据。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看到,该收据的付款单位名称赫然是“洋浦中良海运有限公司”,款项内容为“收到欠款”,其中一份为6000元,一份为1000元。对于这笔费用究竟是什么费,上述人士表示:“1000元的收据为所谓的盘箱费,剩余6000元,每柜3000元,但工作人员并未说明这是什么费用。”
  

世双国际空运



  除了码头外,车队和船东也加入了扣箱行列。

  据悉,中良海运在泉州有“门到门”业务,因此有与其长期合作的车队。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从多位货代及货主人士处获得的消息是,目前部分车队已经成立了车队联盟或者“应急组”,针对中良海运承运的货物,每柜收取5000元/标箱,10000元/40尺箱的赎货费用。货代目前反馈的情况是,车队方面告知他们,如果中良海运重组成功,那么这些费用还会退给货代,如果重组发生意外情况,这些费用将不再退还。

  随后记者联系了泉州围头港某车队负责人,该人士表示,如果提中良海运的箱,确实要缴纳赎货费用,费用标准与货代反馈相同。“如果有货在这里的话,联系车队应急组就可以,我们公司也是应急组成员。”此外,针对记者提出的该项费用是否会退还的疑问,车队人士表示:“5000元不退,因为是中良海运的欠款。”

  船东方面,据记者了解,中良海运租用的安徽大禹航运有限公司集装箱船上,共装载了347个柜子,其中40个大柜,2个PK柜,剩余的都是小柜,正在执行的是广东-厦门-宁波航线。有货代向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反馈:“目前这艘船还在海上,船东已经联系我们,一个柜子交1万元,并且要求这艘船上的所有货代和货主,达成付费共识后才会靠泊宁波港,理由就是中良海运拖欠他们200多万元的租船费用。”

  致函呼吁 继续重组

  6月21日,记者针对上述问题联系了中良海运市场部总监,该人士表示:“以上情况已经知悉,并且公司会在今天(21日)发布相关公告。”

  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随后收到的公告是一份中良海运委托广东永航律师事务所,面向合作港口、码头公司、船东的律师函。该函件表示,各合作方应按照此前所受委托,为货主和货代正常提供船舶靠泊、卸箱、交箱作业,维护货主权益。此外,该函件中还提出,将对任何不按正常程序航行、靠泊、卸箱、和交箱的相关行为主体,采取诉讼和财产保全等法律行动。而对于中良海运的自身状况,该函件显示,中良海运依然处于重组过程中
  

世双国际空运

中良海运委托广东永航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律师函

  《中国航务周刊》记者随后致电广东永航律师事务所,确认上述律师函是由该律所接受中良海运委托后发出的,并且,该所也已经注意到相关事件,并将采取相应的行动。

  针对上述控箱收费乱象,致使货代、货主无法提箱的问题,多位法律界人士给出了相关建议。

  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黄庆华律师就当前案件情况分析认为,船东无权扣押货物以收回中良海运欠款,该行为涉嫌敲诈勒索,可就延期到货扩大损失和违法犯罪行为追究责任。港口以退还空柜为由收取合理押金并退回是合理的,但收取过高涉嫌违法。同时,他建议相关方保全证据,如委托中良海运的手续、支付货运及其他费用凭据、港口文件等。

  北京灏礼默律师事务所一级律师王沐昕则认为,车队、船东以中良海运欠款为由收取货主、货代费用的行为,是混淆了债务主体,涉嫌违法。他建议,货主、货代可以向海事法院申请海事强制令,强迫相关方交付货物。

  分清主体 理性维权

  “中良海运疑似经营困难”一事仍然在持续发酵,距离港口控箱已经过去近10天,事件的处理依然进展缓慢,而深受此事件影响的货代和货主也逐渐陷入焦虑。

  到目前为止,该事件暴露出的两个问题值得行业深思。一是中良海运是如何丢失信任的?二是各利益相关方该如何正确的维护自身权益?

  在事件发生后,尽管中良海运多次发布公告辟谣并努力挽回自身形象,但依然有多个合作主体进行了扣箱行为,扣箱原因一致指向中良海运长期欠款。不得不说,这是失信的代价。以宁波舟山港为例,中良海运近一年多来的账期,从三个月延迟到了五个月,后来甚至到了十个月。一拖再拖之下,导致听到风吹草动的港口不得已开始控箱收押金止损。

  尽管是为了止损,但相关扣箱主体的行为也不可取。俗语有云“冤有头,债有主”,债权人维护自身权益无可厚非,但要找对人。正如本次事件中,欠债方是中良海运,与已经付清相关费用的货主、货代无关。而根据过往的案例,偏偏他们也是这样的债务纠纷中最大的受害者。

  在此,呼吁事件各相关方能够正视问题,加强沟通,尽快落实相关问题的解决措施。债权方应分清债务关系,莫要违规,甚至违法收取费用;货主货代需理性维权,保全证据,积极寻求相关部门的协助,通过法律渠道争取自身权益。



标签:   海运